<menu id="eucaw"></menu>
  • <menu id="eucaw"><u id="eucaw"></u></menu><input id="eucaw"></input>
    <input id="eucaw"><u id="eucaw"></u></input>
    <nav id="eucaw"></nav>
  • <menu id="eucaw"></menu><menu id="eucaw"><acronym id="eucaw"></acronym></menu>
  • <input id="eucaw"></input>
    <input id="eucaw"><u id="eucaw"></u></input>
  • <input id="eucaw"><acronym id="eucaw"></acronym></input>
  • <menu id="eucaw"></menu>
    <input id="eucaw"><u id="eucaw"></u></input>
  • <input id="eucaw"><acronym id="eucaw"></acronym></input>
    <menu id="eucaw"></menu>
  • <input id="eucaw"></input>
  • <input id="eucaw"><acronym id="eucaw"></acronym></input>
    <object id="eucaw"><u id="eucaw"></u></object>
  • <menu id="eucaw"><u id="eucaw"></u></menu>
    <input id="eucaw"><acronym id="eucaw"></acronym></input>
    <input id="eucaw"><tt id="eucaw"></tt></input><nav id="eucaw"></nav>
    <object id="eucaw"><acronym id="eucaw"></acronym></object>

    中國獨董 挺起你的脊梁

      本報評論員

      在康美藥業虛假陳述責任糾紛集體訴訟案中,5名獨立董事承擔數億元連帶賠償責任,引起了巨大震動,疊加近期獨董辭職公告增多,進一步引發所謂“獨董大逃亡”的擔憂。顯然,如何完善獨董制度已提上了資本市場的議事日程。

      引入與大股東、管理層沒有利益關系的外部人士進入董事會,目的是為了維持公司董事會與管理層之間、公司決策與執行之間、上市公司利益與大股東利益之間相互獨立,確保公司不被“內部人”控制及中小股東利益不被大股東侵害。上市公司成為真正的公眾公司,而不是“老板的公司”“老總的公司”,獨董制度是重要的制度保障之一。

      在一些發達資本市場,大型上市公司董事會大部分由獨立董事構成。A股在20年前引入獨董制度,經過20年實踐獨董制度發揮了一些積極作用。例如,有的獨董對公司重大事項公開提出質疑,有的拒絕在重要文件上簽字,有的在重大事項中投反對票,有的在關鍵時期主動“用腳投票”辭職,有的在反收購事項中公開批評大股東。這些舉動要么對管理層不當行為有一定制約作用,要么向市場釋放了更多關于公司價值的信息,但總體看,A股市場獨董制度作用發揮有限。獨董制度要擺脫公眾“裝飾性”印象,必須在“責、權、利”相匹配的原則下,以壓實責任為突破口,以利益激勵為配套,引導獨董充分行使權力,讓敢于說“不”的獨董真正成為高質量資本市場的一道風景。

      就責任而言,獨董法定責任本來就十分重大,但由于制度異化、中小股東權益司法保障不足,爆出的責任事件大多溫和,很多人漸漸麻痹大意了。在康美藥業案之前,雖然也有上市公司財務造假致獨立董事被處以50萬元行政罰款等案例,但直到此次康美藥業獨董在民事訴訟中承擔巨額連帶賠償責任,大家才意識到獨董失職還可能吃上民事官司,存在民事賠償風險??得浪帢I案并沒有增加獨董責任,而是通過一次司法判決喚醒了大眾對一直存在的獨董責任意識,徹底終結了市場上對獨董是閑職、獨董責任是虛責的錯誤認知。

      康美藥業案給人一種印象,即獨董看上去變成了一個高危職業,這是很大的誤解。

      其實,只要獨董專業能力合格又真正盡責,類似康美藥業這樣大規模的財務造假理應可以識別。作為外部人,獨董履責確實不容易,但只要保持必要獨立性,發揮專業能力,牢記法定責任,用好法律賦予的權力,大部分風險是可以回避的。當然,目前情況下獨立董事與內部董事掌握的公司信息確實存在較大的不對稱,在責任認定上出臺一些細則,將客觀存在的一些可豁免或減輕責任的正當理由納入考慮,也是有必要的。

      從權力角度看,現行法律法規基本上能夠保障獨董充分履責。獨立董事除了一般的董事職權外,還有重大關聯交易監督權、提議聘用或解聘會計師事務所、提請召開臨時股東大會、股東大會前向中小股東征集投票權等權力,當然,為了更好地履責,可以考慮適當擴大獨董權力,特別是賦予其審查上市公司關鍵信息的權力,這既可提高獨董服務上市公司的能力,又可以降低獨董工作的風險。必須承認的是,目前影響獨董履責有賦權不到位的原因,但主要還是大多數獨董責任意識弱,擔當作為不夠積極。

      履責除了需要相應權力,還要有相應利益激勵。在市場長期將獨董視作福利的觀念下,獨董領取的報酬偏低。完善的獨董制度既要做實獨董責任,也要為獨董提供合理激勵,其薪酬要適當提高,這一方面是為了讓獨董投入更多時間和精力,更勤勉盡責;另一方面是因為獨董責任壓實后,職業風險上升。作為市場化救濟手段,引入相關保險品種也是值得考慮的。

      目前獨董主要由上市公司自己物色和聘請,這種做法尚無好的替代方案,即便現有方式不變,若能做到“責、權、利”匹配,獨董供需市場也有望發生良性變化。候選人收到邀請后將會認真考慮上市公司誠信情況和開展工作的條件,不會也不敢將其當作福利來者不拒,受聘后也不敢馬馬虎虎,甚至裝聾作啞,為一些人的不法行為背書。同時,聘請有良好聲譽的人做獨董可以提高上市公司的知名度、美譽度,甚至能提高公司的市場價值,這樣上市公司物色獨董時就會著重考慮候選人的履職能力,而不是把保持一致、少提反對意見當作最重要的考量因素。

      康美藥業案已經把獨董責任做實了,如果接下來政策或法規上能做些微調,做好“責、權、利”的匹配,獨董制度就有望不斷完善,最終成為大眾心目中該有的樣子。中國獨董,也就能真正挺直脊梁。

    附件:

    深圳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