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eucaw"></menu>
  • <menu id="eucaw"><u id="eucaw"></u></menu><input id="eucaw"></input>
    <input id="eucaw"><u id="eucaw"></u></input>
    <nav id="eucaw"></nav>
  • <menu id="eucaw"></menu><menu id="eucaw"><acronym id="eucaw"></acronym></menu>
  • <input id="eucaw"></input>
    <input id="eucaw"><u id="eucaw"></u></input>
  • <input id="eucaw"><acronym id="eucaw"></acronym></input>
  • <menu id="eucaw"></menu>
    <input id="eucaw"><u id="eucaw"></u></input>
  • <input id="eucaw"><acronym id="eucaw"></acronym></input>
    <menu id="eucaw"></menu>
  • <input id="eucaw"></input>
  • <input id="eucaw"><acronym id="eucaw"></acronym></input>
    <object id="eucaw"><u id="eucaw"></u></object>
  • <menu id="eucaw"><u id="eucaw"></u></menu>
    <input id="eucaw"><acronym id="eucaw"></acronym></input>
    <input id="eucaw"><tt id="eucaw"></tt></input><nav id="eucaw"></nav>
    <object id="eucaw"><acronym id="eucaw"></acronym></object>

    信托公司再收監管指導 通道類“應清盡清、能清盡清”

      證券時報記者 楊卓卿

      實習生 崔笑馳

      年末時節,壓降任務不得松懈。

      證券時報記者獲悉,多家信托公司日前再度收到來自監管部門的“壓降指令”,要求進一步推進“兩項業務”的壓降工作。

      按照上述指令要求,各信托公司以2020年底的主動管理類融資信托規模為基礎,2021年必須繼續壓降約20%的比例;至于通道類業務,監管部門給出的處理意見是“應清盡清、能清盡清”。

      另據證券時報記者了解,監管部門還要求相關信托公司將壓降方案上報,由信托公司一把手親自負責,壓降方案必須包括前期工作情況、壓降工作進展以及個案申請材料等。

      監管部門此前為行業確定的2021年壓降目標為:融資類信托規模再降1萬億,違規金融同業通道清零,風險處置3000億以上;房地產規模不超過2020年末。

      監管督導“兩項壓降”

      證券時報記者獲悉,銀保監會日前向各地方銀保監局下發《關于進一步推進信托公司“兩項業務”壓降有關事項的通知》(簡稱“文件”),要求進一步推進信托公司通道業務和融資業務壓降工作。

      一方面,要求加大信托通道業務清理力度。文件指出,2021年是資管新規過渡期整改時限的最后一年,各信托公司要進一步加大存續通道業務的清理力度,年底前必須做到應清盡清、能清盡清,通道類信托項目到期的原則上不得展期續做,未到期的應加強與委托方和交易對手的協商爭取提前結束。而對于確有困難,年內無法結束或清理的通道類項目,應向監管部門申請個案處理,并留存相關證明材料。

      另一方面,要求持續壓降融資類信托業務。文件重申,各信托公司應嚴格執行年初制定的融資類信托業務壓降計劃,確保完成信托部下達的任務。新增融資業務應依法合規,穿透識別底層資產,不得“假投資、實融資”,以投資為名行融資之實,規避額度管控。

      在力促完成壓降任務的同時,風險防控工作也不能松懈。監管部門向信托公司強調,要統籌“兩項業務”壓降和風險處置,持續關注房地產業務領域的風險,確保不因處置風險而產生新的風險。

      推進壓降已近兩年

      監管部門全力督導信托公司“壓降”已有接近兩年時間。

      2020年上半年,銀保監會下發《關于信托公司風險資產處置相關工作的通知》,對信托公司提出了“三位一體”的工作目標。重點是要求信托公司加大表內外風險資產的處置和化解工作;對壓降信托通道業務提出了明確的要求;要求信托公司壓降違法違規嚴重、投向不合規的融資類信托業務。

      本報此前曾報道,監管部門2020年為信托公司制定的壓降計劃是,全年全行業壓降1萬億元具有影子銀行特征的融資類信托,在2019年末基礎上繼續壓降2萬億元通道類信托。

      2020年中,各大信托公司收到來自銀保監會的窗口指導,明確各家信托公司壓縮主動管理類融資信托的具體規?!愿餍磐泄?019年底的主動管理類融資信托規模為基礎,各自壓降比例約20%。

      至2020年底,為了保證全年壓降萬億融資類信托的目標達成,多家信托公司收到了來自監管部門的窗口指導?!氨仨毻瓿赡甓葔航等蝿铡?。針對一些業務數據仍處高位、沒有達到監管要求的信托公司,監管部門發出“全面暫停融資類業務”的通知。

      監管人士表示,壓降通道業務和融資類信托業務,不僅過去要求壓,現在要求壓,今后還會要求壓。監管政策不會一刀切停止信托公司開展融資類信托業務,而是會逐步壓縮違規融資類業務規模,促使其優化業務結構,直至信托公司能夠依靠本源業務支撐其經營發展。

      來自中國信托業協會的官方數據顯示,在監管明確要求壓縮融資類信托的情況下,融資類信托規模自2020年三季度以來連續下滑。截至2021年二季度末,融資類信托規模降至4.13萬億元,同比大幅下降35.92%;融資類信托占比降至20.02%,同比降低10.27個百分點。

      嚴禁違規調表數據造假

      在今年2月7日召開的2021年度信托監管會議上,監管人士明確傳達2021年將繼續開展“兩壓一降”,主要內容包括:融資類信托規模再降1萬億,違規金融同業通道清零,風險處置3000億以上;房地產規模不超過2020年末。

      行業觀察人士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監管部門年末發文重申壓降任務,應該是為了保證各大公司能順利完成年初設定的壓降目標。2020年部分信托公司沒能順利完成壓降任務,還被監管部門在內部會議上通報批評。在后續檢查的過程中,監管部門也發現了個別信托公司為了完成表面上的壓降數據采取了一些非常規操作,在此次的文件中也進行了特別警示?!?/p>

      證券時報記者了解到,在新近下發的文件中,監管部門要求各信托公司內部嚴格把關,嚴禁違規新增信托通道業務、違規調表和數據造假。

    附件:

    深圳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