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eucaw"></menu>
  • <menu id="eucaw"><u id="eucaw"></u></menu><input id="eucaw"></input>
    <input id="eucaw"><u id="eucaw"></u></input>
    <nav id="eucaw"></nav>
  • <menu id="eucaw"></menu><menu id="eucaw"><acronym id="eucaw"></acronym></menu>
  • <input id="eucaw"></input>
    <input id="eucaw"><u id="eucaw"></u></input>
  • <input id="eucaw"><acronym id="eucaw"></acronym></input>
  • <menu id="eucaw"></menu>
    <input id="eucaw"><u id="eucaw"></u></input>
  • <input id="eucaw"><acronym id="eucaw"></acronym></input>
    <menu id="eucaw"></menu>
  • <input id="eucaw"></input>
  • <input id="eucaw"><acronym id="eucaw"></acronym></input>
    <object id="eucaw"><u id="eucaw"></u></object>
  • <menu id="eucaw"><u id="eucaw"></u></menu>
    <input id="eucaw"><acronym id="eucaw"></acronym></input>
    <input id="eucaw"><tt id="eucaw"></tt></input><nav id="eucaw"></nav>
    <object id="eucaw"><acronym id="eucaw"></acronym></object>

    中靜清倉徽商銀行又現希望 正威集團擬160億接盤

      證券時報記者 李穎超 馬傳茂

      與杉杉控股的股權轉讓交易終止后,徽商銀行第一大股東——上海中靜(實業)集團(下稱“中靜集團”)又找到了新買家。

      證券時報記者獲悉,中靜集團日前已與深圳正威集團簽訂轉讓協議,向后者出售其所持徽商銀行約19.77億股股份(包含內資股及H股),轉讓總價高達160億元。

      相較于2019年中靜集團與杉杉達成的框架性轉讓協議價格,新買家正威集團的出價要高出近40億元。如果股權轉讓最終成功,正威集團將成為徽商銀行新的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約14.23%。

      大手筆交易160億元

      據港交所披露易11月10日信息,中靜集團所持徽商銀行H股股份權益的性質有所改變,原因是“你已就出手你持有權益的股份訂立協議,但無需在4個交易日內交付有關股份”。

      證券時報記者進一步獲悉,中靜集團旗下的中靜新華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中靜新華”)日前已與深圳正威集團簽訂轉讓協議,向其出售所持徽商銀行約19.77億股股份(包含內資股及H股),轉讓總價高達160億元,折合每股約8.09元。

      根據中靜新華中報,該公司的主要投資項目正是徽商銀行,共持有該行內資股和H股股份19.77億股,其中包括內資股2.25億股、H股12.46億股。此外,公司正通過訴訟程序要求恢復對中靜四海實業51.65%的控股權,后者持有徽商銀行內資股5.06億股。

      以徽商銀行最新總股本計算,中靜集團上述19.77億股股權占該行總股本14.23%,高出該行第二大股東存?;鸬某止烧急燃s3個百分點。

      根據官網介紹,正威集團是由產業經濟發展起來的以新一代電子信息和新材料完整產業鏈為主導的高科技產業集團,近年來大力發展產業投資與產業新城開發、戰略投資與財務投資、交易平臺等業務,在金屬新材料領域位居世界第一。

      財務數據顯示,正威集團2020年全年實現營業額近7000億元,位列2021年世界500強第68名、中國企業500強第22名、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第4名,公司實際控制人王文銀也被稱為“安徽首富”“世界銅王”。

      值得注意的是,前述中靜四海實業的51.65%控股權已經過戶給杉杉集團,根據工商信息,目前中靜四海實業由杉杉集團全資控股。雖然中靜集團正通過訴訟程序要求恢復對中靜四海實業的控股權,但后者所持的5.06億股徽商銀行內資股股份能否打包進此次與正威集團的交易,仍存疑問。

      受此影響,中靜集團與正威集團的交易能否最終落地也尚待進一步觀察。如果交易最終完成,并取得相應股東資格,由安徽人王文銀控制的正威集團將取代中靜集團,成為徽商銀行新的第一大股東。

      清倉計劃幾經波折

      中靜集團對徽商銀行股權的清倉處置計劃已推進數年。

      早在2019年8月,中靜新華就與杉杉控股達成框架性轉讓協議,計劃向后者出售所持有的徽商銀行全部19.77億股股份,總交易額達121.5億元。

      但這筆交易在此一年后突生變故。2020年7月,中靜新華和杉杉控股先后發布公告,互指對方違約在先,致使股份轉讓遲遲未能交割完畢,并上升至訴訟庭審階段。

      此后,雙方大打口水戰。今年7月,杉杉控股發表聲明稱,中靜新華購入徽商銀行股權的資金大多來自融資,而該行股權分紅并不足以支付高額的融資利息。杉杉控股在聲明中表示,中靜新華為要求徽商銀行足額分紅,利用其大股東地位在該行公司治理中處處設阻,并通過各種舉報對銀行管理層不斷施壓,卻一直未能解決中靜新華在該行股權低分紅與融資高利息倒掛的難題。

      中靜新華隨即回應稱,對徽商銀行的投資行為符合相關法律法規要求,完全不存在杉杉控股所稱的“融資高利息倒掛”。中靜新華在擔任徽商銀行股東期間,積極參與公司治理,履行股東職責,依法依規進行提案及表決,完全不存在杉杉控股所稱“為要求足額分紅,利用大股東地位在徽商銀行公司治理中處處設阻”。

      激烈交鋒的同時,中靜集團不忘尋找新買家。今年6月底,中靜新華公告稱,已與港股上市公司東建國際就全部出售所持徽商銀行股份事宜達成合作意向,并簽署有效期為6個月的意向書。

      東建國際隨后也發布公告稱,已與中靜訂立一份不具法律約束力的意向書。據此,該公司及/或其指定實體(包括但不限于SPC基金)有意向收購,而賣方有意向出售不超過19.77億股徽商銀行的股份。不過東建國際也在公告中表示,潛在收購可能會或不會實現。

      中靜入股多年屢傳不合

      成立于1997年的徽商銀行,是全國首家由城商行、城市信用社重組成立的區域性股份制商業銀行,也是安徽省唯一一家城商行。截至今年6月末,該行總資產近1.4萬億元。

      而中靜集團與徽商銀行的淵源,得從2007年說起。彼時,公司與杉杉集團共同重組中靜四海,作為合作對外投資的平臺公司入股并受讓合計1.41億股徽商銀行股權。

      次年,徽商銀行推出高達50億股的增資擴股計劃。中靜集團原計劃通過受讓和參與增發成為該行第一大股東,但中靜四海實際只通過增發再入手3億股。

      2011年,中靜集團又通過旗下的休寧新華資管(后更名為“中靜新華”)將安徽奇瑞汽車銷售公司掛牌的2億股徽商銀行股權收入囊中。

      2013年徽商銀行H股上市后,中靜集團繼續通過中靜新華在港注冊的孫公司Wealth Honest不斷增持。到2015年9月底,中靜集團實際控制的股份數量已超越安徽省能源集團,晉升該行第一大股東。

      也正因此,中靜對徽商銀行的持股不再被視為公眾持股,這也促使該行H股公眾持股比例降至24.78%,低于港交所證券上市規則所規定最低25%的水平。

      但直到2016年5月,徽商銀行才公告表示“首次知悉公眾持股量不足”。此后,中靜集團繼續大筆增持,該行H股公眾持股比例也不斷下降至不足16%。

      中靜集團與徽商銀行之間的分歧、齟齬甚至矛盾也由此擺上了臺面,被外界廣泛關注。

      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股東大會上,雙方陸續因境外優先股發行方案、利潤分配方案發生分歧,中靜提出的終止優先股發行、提高分紅比例等臨時議案悉數未獲通過。

      徽商銀行2018年度股東大會的審議結果也顯示,包括年度利潤分配、A股上市在內的多項議案均有18%左右的反對票。

      去年2月底,徽商銀行召開的臨時股東大會又審議通過了關于參股設立新包商銀行、收購包商銀行省外分支機構資產負債的兩項普通決議案,但兩項議案均有超過20%出席股東的反對。彼時有消息稱,投出反對票的股東包括中靜。

    附件:

    深圳全国空降